Monthly Archives: September 2007

如果鲁迅活着,会是一个怎样澎湃的博客?

杨琳桦在互联网中国20年:新“空间政治”提到

如果鲁迅活着,会是一个怎样澎湃的博客?

据说这是个流传于国内博客圈的一个有趣问题。

我抛砖引玉,问一些问题:

现在写博客的那么多中国人之中,谁将成为这个时代的“鲁迅”?

安替(?),徐静蕾(no?)……

我们需不需要“鲁迅”标准呢?或者另外一种“鲁迅”标准?

Posted in 和谐, 思考 | 3 Comments

IM(即时通讯)革命路

下午,好学的周周突然关怀我:“看到soff的下场没,所以不要随便改写人家的IM”。

首先,我确实在弄IM相关的东西,譬如我写的JavaScript版的Google Talk,和MSN Live

其次,我还是直接地完整抄Google Talk的界面,包括图片、皮肤、风格等。

为了解除周周同学对我可能某一天被抓进大牢里的担心,我解释道:

Google Talk和MSN Live的协议都是公开,所以基于公开协议进行开发是安全的。只有QQ的协议是私有保密的,不能互通互联,有人帮它互通互联,它要告人家的。

另外,即使我就是完全抄了Google Talk的界面设计,Google也不至于这么小气来告我。Google Talk开发小组的人曾过来问我问题,问的是下载的JavaScript代码多少,性能如何。他们至多觉得这样做很cool,才不管你怎么样了。

还有,我介绍国外的在线IM,meebo.com……哦,扯远了。

下午忙,没有去研究Soff的下场是怎么回事。晚上回来一看,原来是珊瑚虫QQ的作者Soff(陈寿福)因为开发QQ加入了不正当的商业模式,被告侵权,并被深圳公安局抓进大牢小黑屋去了。(更多新闻链接评论

说实在,我已经不用QQ三年多了!大学一毕业,我就坚决和QQ说Goodbye了。毕业前用的QQ是木子版的QQ,用它只因为它没有让我觉得很烦很烦的广告。

没关注QQ这么常见,没想到迎来的消息竟是写QQ外挂写进了大牢了这么一个消息。

一来,腾讯也就太小气了(一个数一数二的大公司跟一个开发者过不去);二来,腾讯也就太不争气了(自己的QQ需要别人的外挂才让用户用的爽)。

重新关注了一下QQ外挂的发展,才知道这些年来不只是木子版QQ,珊瑚虫QQ,还有飘云QQ,狂人,传美,阿瑞斯,快乐无极,海峰,威雅,雨林木风,……(更多具体过程

所有软件有付出就应该有回报的,如果人家珊瑚虫QQ提供的QQ之上的功能能够对用户有价值,那么他就应该得到这些功能的回报。如果你腾讯觉得你有必要受取QQ聊天服务第三方合作费,你可以出台相关策略和广大第三方开发者合作。如果你腾讯原有的QQ就那么烂,你就应该允许QQ外挂的存在,否则你就是一种垄断行为。

撇开QQ,我们来看一下国际上大的即时通讯市场,有MSN、Yahoo、AIM/AOL、Google Talk,……哪个IM不是希望能够更多的人为他们开发软件或插件?估计就只有QQ,才将协议保密起来,不让别人互联互通,即使有人破解了协议,还要告他 们。或许这就是QQ的“远见”吧。

存在即合理!可是实际上,腾讯,如此小气!其命堪忧!

BTW: 所以如果我以后的Google Talk功能上去了,对用户有价值了,我也会考虑采取商业手段来获取回报,但是我肯定不会耍流氓手段,因为我相信有价值就有回报,总归会找到合理的回报方式。

我依旧觉得IM是一个蕴藏着革命的地方(譬如今年年初爆发的Twitter)。人类说话说了几千年,依然还有得说。

评论导读:

Keso的“珊瑚虫这个倒霉蛋

和菜头的“老街霸对小贼滥用暴力

Posted in 广告, 思考, 聊天插件, 聊天记录 | 213 Comments

英语非常烂的又一见证者

A lot of English mistakes, but a lot of really good ideas on his blog.

Comment by Arthur — August 8, 2007

出处:http://ajaxian.com/archives/google-talk-client-in-javascript

虽然已经打击过很多次,但是还是很受打击的,即使是一个多月前的事情了。

什么时候好好补补语言才行!

谁来教我说话?

PS:有空人士,不妨到我的英文站点上挑错帮忙改正,非常、特别、十分感谢(bg侍候):

PS: 更早前的见证者

First thing you will notice about the project that it is a one-man show and the usage of English language is a bit strange. But who cares, nobody is perfect and as long as the code is good and documentation understandable,

其后,跟了一句“who cares”,别人不cares,我care!

Posted in 思考, 来一卦 | 2 Comments

叠声与反叠声

每天云彩

今晚受鄙视了,因为“墨迹”缘故。

我其实不懂,Google一下,前面几条都在说什么书,什么作者。于是别想了,来个“风过留痕,雁过留声,墨过留迹,历史过来就是只剩下历史”的理解。

后来大(dà)周(zhōu)周(zhōu)过来质疑鄙视。半天,才知道是“罗嗦”、“犹豫”的意思。其间,百度一下,在一堆书和作者中看到“墨墨迹迹(磨磨矶矶)”字样,便懂了。看来百度 v.s. Google,百度小胜。

好,语文不及格者的补习结束,下面开始上新课:叠声和反叠声。

一词,取其一字,叠之,谓之叠声。

譬如“周欢”,可以叠为“周周”或“欢欢”;泡妞,可以谓之“泡泡”妞;花蕾,可叠之为“花花”;而小猪笨,可以叠之小猪“笨笨”;当然还有“多多”妈,“陶陶”……

叠声用法,多为女生以其彰显亲切、可爱、或恶劣的一面。

一词,去其叠字,谓之反叠声。

譬如上面提及的“磨磨矶矶”,反叠之为磨矶,再同声通假为上面的“墨迹”。“婆婆妈妈”,反叠之为“婆妈”,……

反叠声用法,多为……

……

好,最后一排同学,站起来,跟我念:别(bie) 磨(mo)矶(ji)了(liao),回(hui) 家(jia)家(jia)啦(la)

Posted in 朋友, 来一卦 | 22 Comments

胡辫子

每天云彩

每天云彩

每天云彩

东北西……

早上上班路上,看到一个老外骑着一辆自行车飞过,油亮油亮的光头,留着胡子,胡子扎成三个辫子。

Posted in 来一卦, 每天云彩 | 5 Comments

上海印象

DayMonthYear & Some Pig在第五空间中提到上海印象一。突然发现黑白线条勾勒的上海竟然陌生而又熟悉!

想起了同学李春林有过《上海印象》作品,2004年,我们刚毕业那一年。赶紧把他的作品翻出来,突然觉得3年前竟然似乎很久远很久远了。未经他个人许可暂时贴小图两三张(以前他把站点挂在我机器上,不过后来移到新的站点去了,现在竟然找不到了):

李春林——上海印象

十一万《也许我们亲密无间 但却形同路人 》

李春林——上海印象

十一万《庆祝国庆——上海给人予无数的梦想》

李春林——上海印象

十一万《个人是如此的渺小而 高大》

PS:记得当时是素描,然后用号称千万像素的相机拷贝到电脑上的,感觉拷贝的效果差了很多。

Posted in 朋友 | 5 Comments

渚暨五泄瀑布和绍兴

话说去玩,搭船过水库。本来想给美女来张侧脸照的,结果11转头,便给了耳朵一个正中特写:

img_1215.jpg

第二天寻觅西施美女,可是我没有想象力,对于历史久远的东西,总是想象不出来。对于别人想象出来的雕像,私自认为不合适,也就没有给拍照。看到实实在在的珍珠兔子,便留照一张:

img_1270.jpg

后来想想,其实为什么就这么四个美女,还不是政治吗?王昭君出使匈奴,貂婵风云三国,西施转辗吴越交战,杨玉环淫败盛唐。有说道:“范蠡携之,泛五湖而去”。如果你妒嫉她美貌,不希望她好命运,可以说范蠡在湖中将其抛入水中喂鱼了。其他美女命运则不咋地,红颜薄命啊!

一不小心在绍兴鲁迅步行街上拍了两个美女:

img_1274.jpg

或许我本意是拍这么一张的:

img_1276.jpg

绍兴我来过了,没啥子意思,所以还是说美女吧。

话说逛完步行街,想着去老街。走啊走,走到一个广场那里,看到一人在那里搞王老吉推销活动,怎么就没人参加呢?废话,这天下着蒙蒙细雨,我等还撑着伞哪。赶紧去那里玩扔沙包、投皮球等游戏,主要是有好些美女在。晕,如果不是美女缘故,我等有怎在那里逗留?

多看了两眼一个美女,被美女回敬了两眼!另外,有个美女会说英文,“Would you like to play?”,晕,融会各方腔调来一句:“好高级的la~”

喝了好几杯王老吉,终于撤了。

Posted in 朋友, 来一卦 | 2 Comments

今年徒弟,多收三五个

话说周周同学下午突然问我,10w行代码读起来要多长时间,我算给她看:一目十行,眨眼一秒,则需要1w秒,大约4个小时。

周周同学又说有人一年写10w行代码赚了10w块钱,后来回想觉得亏了,认为应该多敲一些回车,能够赚更多的钱

又问我,有没有写过10w行代码,我算了一下,写程序10年了,365天一年,平均只要每天写30行左右的代码,大概就凑够10w行代码了

我问周周,还写AS代码不,她说,没写代码这个天赋

我说,陈榕说要教会所有的程序员怎么样写程序,那么我要说我要教会所有会说话的人写程序,不过一步步来,先教会所有会打字的人写程序,还是一步步来,先教会周周写代码再说

周周说,那她就决定弃暗投明了

我纠正道,那是弃,师从JS门下

一会即见周周挂出签名档道,弃明投人,师从3号

看,我收了个闪烁着恶劣光芒的徒弟

Posted in 朋友, 来一卦, 聊天记录 | 8 Comments

生活是哪一部分?

昨天和Randolph(最近这位兄弟想的东西比较多)的几句聊天记录

Randolph – Road to be achieved 说 (9:40):
生活,高于工作,服从于事业
Randolph – Road to be achieved 说 (9:40):
这句话如何?
Zhou Renjian 说 (9:41):
晕,工作事业,本来就是生活的一部分!
Zhou Renjian 说 (9:41):
别分离出去!
Randolph – Road to be achieved 说 (9:43):
那我改称个人享受?
Randolph – Road to be achieved 说 (9:43):
或者个人生活?
Zhou Renjian 说 (9:46):
自己看着吧,如果是一个有机整体,那就别分割了。
Zhou Renjian 说 (9:46):
譬如把脑子从脖子上割下来,是不对的
Randolph – Road to be achieved 说 (9:47):
嗯,但是脖子下面需要穿衣服
Randolph – Road to be achieved 说 (9:47):
脖子上面不需要

Posted in 思考, 朋友 | 2 Comments

未曾见风雨,早已放秋情

Sky Cloud After Typhoon Storm

Sky Cloud After Typhoon Storm

Sky Cloud After Typhoon Storm

“韦帕”走了,秋意回来了

Posted in 每天云彩, 秋意 | 4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