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另外一个女孩

另外一个女孩说:“你不要在Blog上写我!”

我的电脑、我的手、我的桌子

给我的电脑留影一张:

电脑美女

我的背景不错,哈

Posted in 另外一个女孩, 朋友, 来一卦 | 4 Comments

喜欢周周

深夜,有人突然说:“老周,偶发现你和周周有点点暧昧”。为了不暧昧,我坦诚地告诉她,我有段时间喜欢周周。

这个年头,喜欢周周的人很多,譬如昨天在饭否上:

泡泡 周周,我又想你了 约 15 小时前
泡泡 我是男人或者辣子并就跟你了 约 15 小时前

很久以前还有一次,另外有一位Mr.程也明确地认为周周很有意思的。大致说法如下,话说XX为了爱情北上北京,结果没想到一个多月便回上海了;后来团内另外一个女孩子,也为了爱情西去成都了;结果周周同学在QQ群上幽幽的说了句:“我有个预感,她下个月又会回来的。”……

其实身边朋友对周周同学的喜欢,我就不多说了,看在眼里的,都知道的。

而我喜欢周周,如果是身边的朋友或者一些读我Blog的朋友,也应该至少感觉的出来。一个厦门的女孩子很久才读我一次Blog,也突然说,“看得出来你挺喜欢周周的”。厦门的女孩子还问怎么样才会被大家喜欢,我告诉她,“ 一个女孩子挺令人喜欢,可能是多方面的协调配合的结果吧”。

由于我有阵子在Blog上恶搞身边各位MM(其实,我在朋友天下中,也有恶搞,不过人气未足),这一点可能是学王三表恶搞老六、菲菲、土摩托等人的。其中,以恶搞周周为多,或者说是以周周的某些话语作为引子为多,譬如《叠声和反叠声》以及其他,所以大家读Blog估计也看出“喜欢”的一二。不过Blog上写多了,周周嗅出恶搞苗头,于是有一次很慎重地警告我,说:“不要在Blog上写我!”

除了Blog恶搞,平时有时候问周周一些常见问题,也会有比较有趣的回答。譬如有次我问她,“如果别人喜欢你,那么他/她该用什么样的形容词,你会比较高兴呢?” “……” “可爱?漂亮?……” “用‘闪烁着恶劣的光芒’来形容吧,,”……所以有我收了个闪烁着恶劣光芒的徒弟一说。不过徒弟归徒弟,师傅本该教AS和粤语的,不过这些都还是尚未兑现的承诺。

……

其实,我平时不怎么表明什么态度。我发现每个人对一个人或者一件事物的喜欢,其实是不一样的,而且同一个人对不同的人的喜欢也是不一样的。用类似“喜欢”的字眼会带来误解。而且我还认为,不同的“喜欢”带来的结果也会不一样。

记得春夏时分,我有阵子喜欢美女廖艳(记得很久前有次聊天,明确告诉过她,大家就别YY),至于怎么开始就喜欢已经记不得了(好像喜欢谁我都记得为什么就喜欢的)。而现在我和廖艳没啥,偶尔打打羽毛球,换季时可能去逛逛商场,我买衣服她偶尔出个主意,她给她男朋友买衣服我掺和点意见。朋友,本来就是从喜欢开始的。

不同人对他人表现出来的喜欢,其实不一样的,有时候人还会互相感觉奇怪。譬如据说公司有一个MM会问过周周,是不是喜欢我。哈,这句问话~

喜欢,都没啥,朋友嘛。

按照我一贯据说是梁凤仪的文风,我应该起个土点的题目,譬如单就“喜欢”,或者“喜欢和周周” ,或者“关于喜欢周周”,又或者“话说喜欢周周”。如果玩文字游戏的话,可以来个“周喜欢周”……不过嘛,既然引子说到“暧昧”嘛,“喜欢周周”,就不暧昧。

“暧昧”在金山词霸中的解释:

暧昧
àimèi
[dark;dim]∶昏暗;幽深
[blured;fuzzy]∶模糊;不清晰
[ambiguous;equivocal;dubious;obscure]∶态度不明朗或行为不可告人
暧昧态度

BTW:我在想,我偶尔有意无意地在Blog写下不少的一层、两层或者三层的乱七八糟的逻辑推理,而这算不算是一种暧昧的文风呢。

P.S. 其他貌似恶搞的Blog文章:

P. S. 2. 发现泡泡同学今天的MSN签名是“我是周周的Fans”,我跟她说:“我也是周周的Fans”,答:“恩,她粉丝真多。” 欢迎大家走进粉丝时代。

Posted in 另外一个女孩, 女朋友, 来一卦, 爱情一卦 | 6 Comments

蛋糕干吗?

昨天的经验,中午吃得饱饱的,然后看一两集《The Office》,就必然很困地倒在床上,直到夜色把我唤醒。

为此,今天中午吃得饱饱还在看 《The Office》时,接到Emily送蛋糕过来的电话,决定去张江地铁会一会她。

两个原因,首先,她说她是给另外一个女孩子送的不是给我送的,而致电给另外一个女孩子,得到的答复说:“原来送给我的啊?那你没有份了!”为此,我必须到场,才能分得一份蛋糕。其次,话说周五去Bar腐败留有两轮宝马一辆在张江地铁,必须把她弄回来。

不能师出无名,所以我决定顺便去上海科技馆地铁站上面的广场溜滑轮。

到了张江地铁,还要等Emily千里迢迢的到来。没想到另外一个女孩子已经早早地在KFC等候蛋糕多时,我想如果不是我赶在Emily到来之前,那蛋糕肯定要被独吞了!

在等候戈多和Emily的时候,我终于见识了女孩子放别人鸽子的那种理直气壮:“你先再在大街上多逛回,再见。” 而据说这是放鸽子的第三个电话,而鸽子是两个小时前开始放的。首先,对于另外一个女孩的那个被放了鸽子的帅哥一伙,我说:“I feel very sorry.” 其次我想起我之前一不小心放了别人鸽子,就得到“算了,我们不是朋友”的回复。我惊叹,人的命运,真是太不公平了!

我问另外一个女孩,Emily会是怎么样的一个女孩子。答曰:长头发的。于是,戈多和长头发的Emily出现了,带着蛋糕。真有幸吃到蛋糕和新式上海饼干!

仨仁仕地铁同行,Emily和另外一个女孩子是去人民广场,不继续跟踪。很快,我到了上海科技馆站。

@上海科技馆广场一角上海科技馆,记得2003年的一个周五春天,我作为志愿者曾在里面玩过。虽然说,那天我们一行人等被看作是翘课春游踏青,实际上我那天做了半天苦力,把50%愿意为科学献身的尝试通过滑轮组将自己拉上一层楼去的小学生们拉到了楼上,然后他们嘻嘻哈哈地走下楼去……

可谓往事不堪回首。

科技馆外面的广场很热闹,男女老少,滑轮的真多!而且牛人真多!还有人在那里玩滑轮曲球比赛!

跟美女溜了两圈,跟不上;再跟小屁孩溜两圈,还是跟不上;接着跟老头子溜两圈,没跟上……开始虚心,跟一个年纪稍大的练滑步,小有成效。接着跟另外一伙人,玩一小会前剪步过桩,跟着学后滑,也小有成效。

天色逐渐暗了,半份蛋糕也逐渐小了……我终于撤了。

回到家里,煮粥吃。鸡蛋粥,吃的非常饱。非常饱的结果是,开始看《The Office》,可是这时却网速慢的很,没耐性连。那开始看起死回生的YouTube,晕~还是在要等,等得很累很累很累……

很累的结果是,下午欠的那顿睡还了:倒到床上,沉沉睡去,just like a log……在梦中,Emily给我发了一条短信:“老周你那块蛋糕干吗”……

噢,卖糕的

Posted in 上海地铁, 另外一个女孩, 朋友, 轮滑 | 1 Comment

北京QQ币与上海饼干

话说昨晚下午我和莫奇从另外一个朋友家出来,准备打车到地铁去火车站回上海。

忽而GK100铃声大震,一条短信过来,我笑了:“顶,一个女仔问另外一个女仔电话号码……”。低头回短信中……Moky突然问:“你上QQ吗?要不要QQ币?”答曰:“不上QQ了。”……莫奇说:“哦,给你两张充值卡吧。你可以顺便送刚才两个女仔。”

……

回到上海,上班……

正跟一女仔MSN问,为什么问另外一女仔电话号码?她叫我猜。正要猜,另一女仔拿来一袋硬硬的饼干,叫我吃。一下子全明白了。

干脆利索,北京QQ币送了,上海饼干吃了。

Posted in 另外一个女孩, 朋友 |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