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与“毒”——医食住行思考

以前说“医食住行”是对老人和小孩子的,但是对年轻人或壮年人来说,何尝不也是“医”字打头呢?

当Emily遇上亲人得了癌症,我想她会更切身体会“医”字的分量。然而,当Emily再碰到上海市北医院的医生护士非常不负责任地乱用药的情况:

居然把后面2天的要都用上(等于1天用了三天的药)

“由于病人骨头里面已经有癌细胞~所以必须每8小时服用1次止痛片
当病人感觉不舒服时~医生居然说~医院里面没有这药~你们要是需要~回家拿吧

我能感受Emily的气愤,但我也知道很多情况下,我们处于弱者地位,只有时刻记住要维护自己的权益,才不至于被蹂躏。

医生护士都不专业敬业,这些医生护士就是毒药!然而大谈医疗改革或者医生护士职业化、专业化、敬业化、规范化,对于我们来说显得过与遥远,或者我们显得很渺小。但是,我们依然必须谈!

恰好,今天看到和菜头在谈食品卫生的问题:

1905年,根据美国食品加工企业真实存在的混乱局面,新闻记者阿普顿·辛克莱(Upton Sinclair)出了一本小说《丛林》(Jungle),其中用了15页对美国当时的肉食加工过程进行了穷形尽相的描写,这里摘抄其中两段名段:

“一个工人由于不慎滑进了正在滚开的炼猪油的大锅里,谁也没有注意到。几天以后,人只剩下了一副骨架,其余的连同所炼的猪油一起拿到市场上去出售了。”

“在肉食车间里,把毒鼠药和毒死的老鼠一起扫进投料口,加工香肠。”

据说当时西奥多·罗斯福在白宫边吃早点边读这本小说。读到这里,罗斯福总统大叫一声,跳讲起来。他把口中尚未嚼完的食物吐出来,又把盘中剩下的一大 段香肠用力抛出窗外。从此痛下决心,早日针对美国食品和药品进行立法,李敖的书里当年是这么告诉我的。当然,这个过程太戏剧化,完全是小说家言。

和菜头说:

我想说的是:也许我们现在正需要这么一个记者,需要这么一部小说,需要这么一跳,以争取100年后中国也能成为世界上食品最安全的国家逗号之一。

或许在医疗领域,同样也需要这么一个记者,需要一部小说,需要这么一跳,以争取100年后中国也能成为世界上医疗制度规划化医生专业敬业化最好的国家逗号之一。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思考, 生活郁闷. Bookmark the permalink.

One Response to “医”与“毒”——医食住行思考

  1. emily says:

    那天晚上偶惊动了3次110~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