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October 2007

资源算法

学数学的,很讲究算法的优劣,譬如说,是否能够有效快速地收敛,是否用更少的CPU时间或内存。

其实人生也是一个追求更优算法的过程。如果把你拥有的有形无形资产用金钱来表示,而时间作为主轴,那么这就是一个y=f(t)的函数了。至于如何控制这个函数曲线的走势(递增、递减、跳跃、连续、极大点、极小点、拐点、收敛),就看各人的操作了。如果你觉得不能把所有的东西折算为金钱表示,必须分为好多条独立的曲线,那这就是多目标函数的问题了。

你的曲线走势你想好了吗?有没有想到如何控制曲线的走向?

Posted in 思考 | Leave a comment

丢失自我

貌似这是一个我以前偶尔会拿出来摆谱的词汇。至于后来为什么不常说,就忘了。

如果能够一直保持自我,该干啥就干啥,会显得比较酷或者比较有个性。

不过酷和个性是有代价的。成本和收益平衡点各人各有自己的把握,如果把握不好,也可叫丢了自我。

Posted in 思考, 来一卦 | Leave a comment

自我标准

如果自己能够形成一种价值体系,并在此基础上形成自我标准乃是最好的。

如果自己并不能够形成完备的体系标准,那不妨就用人类文明认可的金钱标准吧。

Posted in 思考 | Leave a comment

还是天空

img_1474.JPG

img_1482.JPG

img_1496.JPG

Posted in 分享, 每天云彩, 秋意 | Leave a comment

话说泡泡

某一天,暴走至徽杭古道的下雪塘,我和周周坐在那里休息,大家嘴里都嚼着木醇糖木糖醇。突然、霎那间、不经意间发现周周嘴里吐了个泡泡。我虽然嗑的木醇糖木糖醇自己也数不清了,可以一直都不曾吹过一个泡泡,便跟周周说:“原来这个也可以吹泡泡的啊?”周周BS了一眼说:“你没有吹过大大泡泡糖啊?”

……偷偷地看着周周,看她嚼着嚼着,舌头一伸一缩,然后一吹,一个圆圆的泡泡便出来了……正在得意,这个我也能学会……周周眼睛间或一轮,瞥见我在偷偷地盯着,眼睛便突然地闪烁出恶劣的光芒,又是幽幽地问了半句:“干吗?”……我自己开始自己练习吹泡泡,可是怎么也吹不出来,只好继续偷师……而周周呢,后来不得不扯了个理由坐到另外一边去了……偷师也不行了……后来继续暴走,我多加练习,终于吹出了个小泡泡,实在非常高兴,有小及大,不得不想起了大泡泡

我在逻辑混乱的日子里,逻辑非常清晰地阐述了大泡泡不是我吹的,但是我尚未搞清楚大泡泡是如何来的。但是我现在我突然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了。这就不得不说,我的室友Randolph蓝豆腐同学。大学伊始,班主任问100kg(200斤)的Randolph,你胖起来是什么时候的?Randolph开始为交大卖广告了:“都是交大昂立1号惹的祸;高三时,喝了几盒昂立1号,结果一下子就胖了十几公斤,不敢再喝,可是还是继续胖,胖到现在这个样子。”而现在的Randolph,即使在超强度加班的情况(譬如长期晚上12点下班,或创造68小时呆公司的记录)下也依旧保持90kg(180斤)的身材。可见昂立1号的效果实在超人!

不得不想起了,我曾经是3号,就是昂立3号,是泡泡的昂立3号。虽然我的3号生涯尚未开始就已经结束了(因为泡泡的昂立号已经跳到4号和5号了,据说昂立6号也在排队了),但是不得不承认我曾经是昂立3号的事实。如果说昂立1号已经让Randolph成为100kg的真相大白,那么如果泡泡试过了昂立1号、2号、3号、4号、5号,如还不成为大泡泡,怎么说不上去了。虽然我以前声明说,大泡泡不是我吹的,可是从12345来说,我总归逃脱不了牵连责任,唉!

还是说回到吹泡泡这事情上,我现在百思不得其解:究竟是西施的樱桃小嘴更适宜吹泡泡呢,还是想Julia Roberts的大嘴更擅长吹泡泡呢?

Posted in 思考, 朋友, 来一卦 | 10 Comments

我家的小白、小黑、小花

花儿以前写过她家里的各种宠物,猫啊,狗啊,小鸟啦,老鼠啦,兔子啦,金鱼啦,乌龟啦,也各个起了名字,小白,小黄,小黑,小小白,当然还有小红,小青,小紫等……更多详细描述请参考花儿的“风花雪月”系列。

今天吃午饭,周周说起要养条狗。我想起俺老家里的老爸,他倒是要比周周时尚先一步,除了之前的猫,又多养了条小黑狗。国庆我回家,这小黑见我居然吠我,真是的!

cat-little-white.JPG
小白,偶尔会欺负小黑

dog-little-black.JPG
小黑,新来的,偶尔接受小白的欺负

chick-little-hua.JPG
小花,不配合者


还有小妞,眼睛大大的,睫毛长长的

Posted in 来一卦 | 4 Comments

拷贝100个自己

我在想,假设以后拷贝智能成为可能,我可以拷贝100个自己,那会是怎么一种情况呢?

事业篇
=========

这100个自己是否能够把现在的工作完成得更好?程序条理更清晰?文档更详细?另外这100个自己能够成功地分工合作呢?是否这100个自己可以做点更有意思的事情呢?譬如写个强劲的操作系统,要比Windows的漏洞多,然后抄个比Mac更丑陋的界面,然后像Elastos一样广泛用于服务器和黑客之间……

你呢?数据统计更正态分布?色彩搭配得更和谐?全球每个角落都来个脚印?……

爱情篇
=========

这100个自己如果同时追一个女孩子,会是怎么一个效果呢?如果这100个自己分别追100个不同的女孩子,怎么分享追女孩子的经验呢?……YY-ing……

Posted in 思考, 来一卦 | 9 Comments

今天至少该胖半斤八两

天灰沉沉的(sky-cloud-20071013-morning.jpg)

落日的余晖,希望明天是个晴朗的秋天(sky-cloud-20071013-afternoon.jpg)

中午吃饱了睡,睡醒了没多久,又吃。

BTW:估计邹传威同学明天会做好吃的请我们(为什么),那明天再胖个八两半斤吧。

Posted in 朋友, 每天云彩 | Leave a comment

逻辑混沌的日子里

这是一个很久很久前就想到的标题

秋水究竟是啥子来着?

Randolph同学,今晚放出了《酒鬼活动无疾而终》一文,说:“秋水临时不能来,活动无限期延后”。我开始逻辑推理,秋水是啥子来着。不应该是大狗,大狗这个条子说他要体验生活,还胡言乱语说什么“少年XXXXX,老来XXXXX”之类,怎么会不努力去当酒鬼呢……

泡泡同学,最近学了半天语文,先在MSN的签名档凑了个“不/要 脸 的 王/八 蛋”(5字,翻了词典,没找到拼的两个字,估计康熙字典里面有),之后放出了“不,我也要等秋水”的签名,后来又改为“不,我要等秋水”,到现在的“秋水,我在等你上线”……

记得好学的周周很久很久之前,在签名档就已经挂过“不,我要等秋水”,有阵子之后改为“我不等秋水了”,之后继续改成“不,我还要等秋水”。

后来《云水谣》过气了。

过气是因为我将这部片子看了两遍。通常我写程序无聊至极之余会考虑翻遍我的硬盘,找到还没有删掉的电影电视,看了第二遍或第三遍。

难道这阵子秋意情浓,《云水谣》又喘过气来了?

水星何来?

话说回来,自从我把《云水谣》看过气后其尚未喘过气来,周周便开始跟火星过不去,“天哪,水星究竟要逆行到几时”,“水星逆行得很彻底”,到最近的“听说水星又开始逆行了”。

而我这个时候居然还写水星,或许我应该搬到火星上去住了,又或许我应该直接改地球籍为火星籍才对。

大的幻想

周周同学早些天前,在其博客上挂出她的“大周周”口号。我一直奇怪她哪里“大”了。因为我不接受她“大”的理由,因为那说法不合我的逻辑思维。

没想到这两天,泡泡同学,她的大ID也由她的名字改成“周大泡泡”到“大泡泡”。泡泡也“大”起来了?首先我必须声明:泡泡“大”不是我吹的!究竟是谁吹的,我不知道了。不过我可是很负责地告诉你,Web 2.0这个泡泡已经被吹得很大了,而3G这个泡泡也已经被吹得不小了。

魂绕电影

话说,一部电影看好几遍。我有时候就这么回事。看过好几遍的电影有《走出非洲》,《海上钢琴师》(又名《The legend of 1900》),《勇敢的心》……

国庆归来,不翻硬盘翻网络,又看了一遍《心动》(粤语港片,貌似有国语版),梁咏琪依旧那么漂亮,金城武依旧那么帅气,而我依旧没有学会把手指放进口中吹出无比响亮清脆的口哨,还是只能xuxu,但是……

Posted in 思考, 朋友, 来一卦, 电影, 秋意 | 2 Comments

崩溃

上一次理发是什么时候忘了,后来想着国庆前理发,好回广东,结果忙着。

回广州参加师兄海剑婚礼,师兄招呼到兄弟们到发廊洗头,想着又不是我结婚,于是只是洗头不理发。

回到化州,想着理发,不过没找到时间点。

昨晚,算计着下班之后经过张江镇顺便理发,结果路过水果店,拎了水果急着回家吃,又忘了。

刚才11点多,和小猪笨笨在公司门口外面说话,她是我徒弟也是IDE组员工,我了解一下她找工作、写论文、本职工作等。忽然,一个人背着包,匆匆忙忙地从楼梯上来,刷卡,注意到这边有人,转过头来,眼睛还扑朔迷离的!看了我和小猪笨笨一眼,幽幽地问了一句:“你们在干嘛呢?” 我一看,好小子,一头短发,可不要太帅!当即,崩溃……眼里全是周周转身离去留下的恶劣光芒

Posted in 朋友, 来一卦 | 6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