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书时代

春节回家,探望旧同学,居然看到了自己8年前寄出的书信手稿:

2000年书信回顾

抄录如下纪念一把纯真年代:

刘春燕

好一句“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 我还不是很老吧?!:(。努力,我是会努力的,只是不知是努力吃饭,还是努力睡觉,还是努力上网,不过我还是会努力的。

什么竞赛上奖的事,那根本就是一种对失败者予以最残酷的安慰。有位名人说过:只有第一才是胜利者,最好的第二还是失败者,所以,你用不着用“实在太厉害了”来形容。清华之梦已经远逝,不可追了,也不好再提了。

人还是人,化州人总是化州人,再见时,不要担心我会成为神。我还是我自己,口中吐出的第一句,不会是日语,不会是俄语,更不会是阿拉伯语,而是——纯正的完完全全的标准化州话。~~在遥远的上海交大的我的021-54740403寝室电话里,化州乡音是我最欢迎的。我的E-mail为Bombjet.Joo@163.net;OICQ号码为26002184。

陈航哲嘛,自然记得,《友谊天长地久》中不是有一句“怎能忘记旧日朋友”吗?他呢,不怎么说话,也许是“沉默是金”吧。他的成绩是蛮不错,只是——也许是他一次失手吧(虽然上重点线却被偏僻的学校录取)。向他问声好,说我祝福他。

高三的故事确实很多。现在的我也会经常想起高三的我,还有和那一大班同学在一起欢笑的日子。高三确实是人生一个转折点。高三的我怀着一种信念一缕希望一份豪情在拼搏在努力。记不清的三点一线日子,但却不单调乏味。题海中的遨游潇洒自在。为什么呢?一种希望也,高三也是我学知识最多的时候。语文的诗歌鉴赏让我学会写浅白的诗,可以为一叶黄叶轻轻飘落,可以为一对迷人的眼睛,可以为……写下无聊而有味的诗章;语文的记叙文,让我为了一篇小小说而在头脑中演绎千百个浪漫动人或者悲切伤人的爱情故事……高三对我来说,已属于过去,留给我的,只有可以回想千百次的记忆,而对于你来说,高三还在你的眼里。十分珍贵的高三啊,不妨多哭几天,多笑十几天,多拼搏十几天,多疯狂若干天,最后考上理想的大学(北京大学?)。如此的高三不是很精彩呢?

高三不用做作业也是一大美事。大学里的作业特别让人头痛。我的数学作业积了一大堆,想必我得赔上一天两天。虽然不多,但学会玩的大学生已无心做作业了:)

或许过于匆匆,我还没见过火红的枫叶,或许上海这里很少有枫叶吧。秋天,不错的秋天。现在的上海开始有点凉意而已,想必化州也是如此。

患得患失嘛,我想起高三时我写得一首无厘头的诗:

纷飞窗前

浅浅的总是眼前的飞扬
深深的乃是心中的孱弱
才知一切将归于虚无
难挽却
心中梦
梦心中
便道那是东边的彩虹

(本人慎重声明:本人并不是诗人,只不过……P))是否是很有哲理性呢?是否是很艰深呢?这才是真正的诗!(请不要怪我夸口,我不赞的话,那我的诗就没有人赞了,那可是令我悲伤的。)

你的“自己选择的路,自己负责”我很赞赏。有如此豪气的,努力一把会成功的。让自己的“心中梦”变成现实,而不可像我“心中梦,梦心中”。

周仁建
2000.10.5

如果这要八卦为一封“情”书,那么好像当时我同时给3个女孩子写信,有一点点花心。

别了,书信年代~

欢迎享受Email & IM时代~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分享, 时代脉搏, 曾经岁月. Bookmark the permalink.

9 Responses to “情”书时代

  1. emily says:

    写这个信的人字还是可以额嘛

  2. 周周 says:

    怎么寄出的信还在手里?

  3. 周仁建 says:

    到旧同学家去玩的说

  4. Randolph says:

    老周的书法本来就不错,不像我这样的。
    属于被废掉的一代。

  5. 周仁建 says:

    哈哈哈,字写得不好,就不要写情书,这是小学五年级的老师就教导说的

  6. 小猪 says:

    汗,你们小学老师还真前卫。。。

  7. DenMark says:

    你小学老师不是给我判死刑了么…

  8. Pingback: » ID、昵称、名字等等 « 周仁建寻找生活

  9. Pingback: 周仁建·简单生活 » Blog Archive » 陈慧娴《为你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