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曾经岁月

追忆流金岁月

日记

话说很多很多年前的今天,我记录道:

Posted in 曾经岁月 | Tagged | 3 Comments

9分钟

查log记录,发现有人在周日晚花了9分钟,翻了我blog的30页,共计90篇博文,时间回到2007年12月16日,差不多正好整整一年。

1年 = 90篇文章 = 9分钟

Posted in 思考, 曾经岁月 | 1 Comment

在国庆装修的日子里

在2006年的国庆里,我记录着:

ROCK & ROLL,我的90多瓦的音箱也就让我的显示屏幕震荡出非常像水波的波纹。另外我也得感谢信乐团的音乐,我已经迷恋信乐团了,特别这个时候,我简直就是爱 死信乐团了。在听的曲目是《天高地厚》,《死了都要爱》,《天亮以后说分手》。如果没有很好的低音音箱或者很好的耳机,或者如果不想将音量调到最大,那就 不要浪费这些曲目了。

为什么呢,因为:

2005年国庆,在北京,加班两天,已经非常郁闷;更加令我崩溃的是,我们住的地方楼上在装修!8点开工!这个时候通常我们都还在睡觉的,何况是国庆的休息日子呢!那种噪音是楼下不能够忍受的。我只有到外面逛逛或者打打羽毛球,日子也就这样过了!

而接着后面一年:

2006 年国庆,在上海,不加班,自己准备全力实现Java2Script,激情是有的。不过我还是又崩溃了!本来我住的地方楼上已经一直在装修了,也是噪音非常 吵,而且有一次还晚上7点以后还在装修,让人崩溃至极。可是我原以为国庆前他们该装修完了,要不也不应该再是那些大噪音的活!可是我错了,昨天已经有些噪 音了;而今天早上,这个时候,那些大噪音,加上大的震撼大锤!我终于彻底崩溃了,我想我究竟和国庆有什么仇呢?竟然都要让我两个国庆都在装修的噪音中煎 熬!

而2007年的我,飞回广州参加婚礼去了,逃了一年国庆。哦,参加的是我的师兄黄海剑的婚礼。嘿,海剑师兄,结婚周年快乐!

而2008年的国庆,我还是没有结婚。结果10月1日早,一对年轻夫妇敲了门说,对不起,我们是楼下的,今后几天装修,打扰了。我差点立马奔溃……

虽然轰隆轰隆声不断,日子还是得照样过,菜还是得照样炒。

还是受不了装修的烦躁,于是今天早上计划着去玉佛寺拜拜佛,本想着顺便学学时髦求求姻缘签。

以前祈祷说“佛佑专心人免杂扰”:

佛佑专心人免杂扰

没想到我这个国庆与佛无缘,玉佛寺计划Canceled。


算了,我折腾一下花花草草吧:

花气袭仁,仁自醉。

下午计划科技馆溜滑轮!

Posted in 吃一卦, 曾经岁月, 生活色彩, 生活郁闷 | Tagged , , , | 3 Comments

学雷锋做好事

既然3月4日已经过去了,那么3月5日自然会到来。因为这一天的到来,所以我说大家要“学习雷锋好榜样,忠于美女忠于钱”。有人认为我有二心,有人认为雷锋叔叔要吐血……不管怎么样,我这话刚说完不出五分钟,“大”美女就跑过来小声地说让我帮她点忙。哈哈,“忠于美女”果然很有吸引力哪!不过,我理想中的情景是美女拿着一大叠钱跑过来……

话说“大”美女今天以大欺小,夺了小白在全公司参与的抽奖活动得到的由CEO派发的足球门票,要去看贝克汉姆之“小贝”踢球。大美女很激动地说,你要我带话吗?我说,嘿,哥们,别把球踢飞了。估计我这一说,他今晚又要踢飞N个了……

答应了大美女,自然帮忙。看,我今天学了雷锋,做了好事!

话说高三的第一篇作文,彭琳老师给的题目是《我曾经做过的一件好事》。此记叙文,可是让一批人抓狂!反正我当时实在想不出什么好事情来,逼于时间,随便编了个帮别人推车的好事……之后,彭琳给大家做作文评讲说,你们呀,什么作文来着!小学三年级的作文水平哪,80%是帮别人推车、修车之类的好事!你们是高中三年级,不是小学三年级!……说得我们在心中的雷锋叔叔面前低下了头,窃窃笑自己~

再话说,高一教数学的余华老师也是喜欢把我们贬成小孩子,动不动就这样说,你们这么简单的问题都答错,你以后不准穿皮带裤,只配穿bian头裤(腰带是橡皮筋的裤)……这老师,有一绝活,就是拿着粉笔头,倏地抛一个抛物线,直接击中正在睡觉或搞其他事的同学脑门或者鼻子:“这位同学,起来,回答我一个问题……”所以后来看到周星驰《逃学威龙》中粉笔擦直直击中周星星面门,一点不觉得新奇,还默默在心里说,还是余华老师的抛物线来得优美……

……

好了,不跑题了,否则这作文会因跑题而不及格的。

话说回来,学习雷锋在我们小时候可是经常说的。记得我很小很小还没有上学的时候,我就会和小伙伴一起唱:

学习雷锋好榜样
偷米换粉皮
三两三
四两四
……

最近的十年来,雷锋就淡下去了。当然前几年的《东北人都是活雷锋》还是火了一把,这说明大家还是记得他。最近大家都难得再说起雷锋了,只是有人偶尔接到不留名的电话或收到不留名的短信,才会想起雷锋来。

最后,大家来听一听《学习雷锋好榜样》歌曲吧,同时也以此来结束我们对雷锋叔叔的怀念吧:

Posted in 曾经岁月, 朋友, 来一卦 | Leave a comment

我们都有一口烂牙

豆瓣上有个小组就叫“我们都有一口烂牙”。我知道有这么个小组,是因为周周同学的链接指引,同时说明了她有一口烂牙。周周曾间接地说过她有27颗牙齿,27,一个很奇怪的数字。

我也有一口烂牙,右门牙长歪了,现在担心再厚的嘴唇也有一天盖不住它;而下颌的4个牙,则是1右3左的斜向。记得三年前,曾在公交车上问一个交大女孩子关于牙齿矫正的事情,要耗时2年耗资万元,无论当时还是现在,都觉得不可接受,想想,算了,一口烂牙就一口烂牙吧~

我那牙齿一塌糊涂的哥哥,其女儿,自从好几年前摔掉了两个门牙,做了几年无牙女吃不了鸡腿之后,今年趁着鼠年终于有了两个漂亮的鼠门牙:

鼠牙

每个人都会出智慧牙,不知不觉地长、要生要死地长,死活长不出来……,。我2005年长智慧牙,3月食肉而无味,期间因为牙痛直接拒面试一次、拒笔试N次。Randolph同学,2006年则直接拔牙;长了牙齿的我还假惺惺地给Randolph的牙齿饯行。花儿也把牙拔了,不知有没有学Randolph吃了半个月土豆泥。

如豆瓣小组所言:

虽然我一口烂牙,
不影响我装模作样!

Posted in 曾经岁月, 来一卦, 生活百科 | 2 Comments

“情”书时代

春节回家,探望旧同学,居然看到了自己8年前寄出的书信手稿:

2000年书信回顾

抄录如下纪念一把纯真年代:

刘春燕

好一句“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 我还不是很老吧?!:(。努力,我是会努力的,只是不知是努力吃饭,还是努力睡觉,还是努力上网,不过我还是会努力的。

什么竞赛上奖的事,那根本就是一种对失败者予以最残酷的安慰。有位名人说过:只有第一才是胜利者,最好的第二还是失败者,所以,你用不着用“实在太厉害了”来形容。清华之梦已经远逝,不可追了,也不好再提了。

人还是人,化州人总是化州人,再见时,不要担心我会成为神。我还是我自己,口中吐出的第一句,不会是日语,不会是俄语,更不会是阿拉伯语,而是——纯正的完完全全的标准化州话。~~在遥远的上海交大的我的021-54740403寝室电话里,化州乡音是我最欢迎的。我的E-mail为Bombjet.Joo@163.net;OICQ号码为26002184。

陈航哲嘛,自然记得,《友谊天长地久》中不是有一句“怎能忘记旧日朋友”吗?他呢,不怎么说话,也许是“沉默是金”吧。他的成绩是蛮不错,只是——也许是他一次失手吧(虽然上重点线却被偏僻的学校录取)。向他问声好,说我祝福他。

高三的故事确实很多。现在的我也会经常想起高三的我,还有和那一大班同学在一起欢笑的日子。高三确实是人生一个转折点。高三的我怀着一种信念一缕希望一份豪情在拼搏在努力。记不清的三点一线日子,但却不单调乏味。题海中的遨游潇洒自在。为什么呢?一种希望也,高三也是我学知识最多的时候。语文的诗歌鉴赏让我学会写浅白的诗,可以为一叶黄叶轻轻飘落,可以为一对迷人的眼睛,可以为……写下无聊而有味的诗章;语文的记叙文,让我为了一篇小小说而在头脑中演绎千百个浪漫动人或者悲切伤人的爱情故事……高三对我来说,已属于过去,留给我的,只有可以回想千百次的记忆,而对于你来说,高三还在你的眼里。十分珍贵的高三啊,不妨多哭几天,多笑十几天,多拼搏十几天,多疯狂若干天,最后考上理想的大学(北京大学?)。如此的高三不是很精彩呢?

高三不用做作业也是一大美事。大学里的作业特别让人头痛。我的数学作业积了一大堆,想必我得赔上一天两天。虽然不多,但学会玩的大学生已无心做作业了:)

或许过于匆匆,我还没见过火红的枫叶,或许上海这里很少有枫叶吧。秋天,不错的秋天。现在的上海开始有点凉意而已,想必化州也是如此。

患得患失嘛,我想起高三时我写得一首无厘头的诗:

纷飞窗前

浅浅的总是眼前的飞扬
深深的乃是心中的孱弱
才知一切将归于虚无
难挽却
心中梦
梦心中
便道那是东边的彩虹

(本人慎重声明:本人并不是诗人,只不过……P))是否是很有哲理性呢?是否是很艰深呢?这才是真正的诗!(请不要怪我夸口,我不赞的话,那我的诗就没有人赞了,那可是令我悲伤的。)

你的“自己选择的路,自己负责”我很赞赏。有如此豪气的,努力一把会成功的。让自己的“心中梦”变成现实,而不可像我“心中梦,梦心中”。

周仁建
2000.10.5

如果这要八卦为一封“情”书,那么好像当时我同时给3个女孩子写信,有一点点花心。

别了,书信年代~

欢迎享受Email & IM时代~

Posted in 分享, 时代脉搏, 曾经岁月 | 9 Comments

谁是我

“白桦林”的时代

3选1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曾经岁月, 来一卦 | 5 Comments

她是谁?

花丛中的姑娘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亲情无限, 分享, 曾经岁月, 来一卦 | 6 Comments

唯美的儿时记忆

马龙·白兰度(Brando)在他自传的开头讲述了他的早期记忆:

当我回溯我生活的这些年,试图回忆所发生的一切,我发现没有什么事是真正清晰的。我想我的第一个记忆发生在我很小以至于我不记得自己有多小的时候。我睁开双眼,借着曙光环顾四周,发现厄米(白兰度的女家庭教师) 还在睡觉,所以我尽自己所能穿好衣服,走下楼梯,每一步都是先迈左脚。我坐在阳光中的一节台阶上,那是在32街的死胡同一头。那一定是春天,因为房子前的大树正在掉落像蜻蜓一样的、有两只翅膀的豆荚。在没有风的日子里,它们会轻轻地旋转着飘向地面。

我注视着它们飘落的全过程,坐在那里向后伸着脖子直到嘴巴张开,并且伸出手去以防万一,但是他们从来没有落在上面。当一个豆荚着地的时候,我将再来一次仰视,我的眼睛飞快转动着、等待着下一个奇迹的来临,阳光温暖着我头上的黄色头发。

我就是那样期待着下一个奇迹的出现,那是一个美妙的瞬间,和后来的65年间里发生的我能记得的美好瞬间一样。

摘自《心理学与生活》第8章“记忆”。

儿时的记忆,美妙!

……那应该是一个秋冬季节早上,我想我还没有上学,所以我大概是5岁左右的样子吧。说是秋冬季,因为我记得我是站在一片辣椒地里,而我那里也就是秋冬时节种辣椒,而老妈子(当然那时候,老妈子还是很年轻的)在给辣椒浇水。而水就从旁边的小河挑过来的,而不远的那里有一条桥,没栏杆的那种砖头桥。

忘了我怎么淘气,被老妈子说。我应该不听话继续淘气,结果老妈子实在生气了,跟我说:“你再这样,今早就不准吃饭!” 我大概是回答说:“不吃就不吃!”

于是我也不再在地里撒野,从那条没有护栏的桥走回村里。我也就是那么闲逛着,这里呆一阵子,那里呆一阵子。后来碰到几个小伙伴,跟着一起玩了好一阵子。

再后来,我去了一个老奶奶那里,模糊记得应该是我该称她为“咪祖”还是“咪婆”的吧,我就蹲在那门槛上,她就坐在屋里,光线有点暗。她就在那里说话,我在那里听着。至于她说了些什么,我当时是否听懂了,我现在是说不上了的……

后来,我想应该是下午了,因为从屋檐投下来懒懒的阳光已经是西斜了。我决定回家去。回到家里,发现老妈子在家里。我一看,担心老妈子会不会要骂我。结果没想到,老妈子一看我,可乐了,跟我说,“还没有吃饭吧,没想到你人细细,还真说到做到哪~” 老妈子给我盛了饭菜,我便很安心地吃了……

Posted in 分享, 曾经岁月 | 2 Comments

柿子情结

我记得几年前还在大学的时候,每到柿子熟了的时候,我都喜欢买柿子来吃,很悠哉游哉地吃,而当时Randolph同学则十分讨厌吃柿子,说吃起来麻烦得很。当时甚是不解。

没想到几年之后的今天,我在水果摊前,看到柿子,虽然一个很内在很内在的声音告诉我说:“我很喜欢吃柿子的”,但是我还是犹豫了,转了一遍水果摊,终于没有看到想吃的,便说,还是该不怕麻烦尝尝。

……吃了两个,发现以前吃柿子的乐趣没有了,反而感觉很麻烦了。而且吃后发现嘴很磨的……心想,算了,下次还是别买了。

转而想,自己是否老了?

Posted in 曾经岁月, 来一卦 | 11 Comments